« 敏感紅血絲換季護膚法則,每個敏感肌都該看一看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英國研究人員-人工智能也能查眼病水平“匹敵頂級專家” »

2017年10月 9日 (月)

死去的蝴蝶都是前世雕零的落花

午後三點的陽光,極美。夾帶著幽微百合的芳香,最好,有徐徐的清風,讓我可以構成詩句!

《山百合般的秘密》

春雨如細絲,拋向大地,是哪位閨中怨女在低低訴說她的情思?

其實,我是為了避雨,才走進寺廟的,踏進檻內,大雄寶殿佛陀靜坐於蓮花之上,點燭,燃香,我默立在銅香爐前,靜靜的朝拜,輕輕的叩問,紫檀木的條案上放了一個小小的收音機,裏面的梵音,永不停止地輕唱著。

偶爾,絲絲縷縷檀香的清香纏繞在我身邊,心在瞬間靜止了,有時候,我也想做個人淡如菊的女子,澤水而居,幽穀空山,寫著自己的文字,自己的故事。可,我僅僅是個凡人,生命中有太多的不舍。

窗外的雨,還在無目的的下著,仿佛是離人掉不完的眼淚,看看時間,所幸等雨停下再出發,心中的好奇,讓我朝大殿偏門走去,幽長的走廊通向後院,然,兩旁空地上長滿了山百合,不知是自然生長的,還是廟裏的師傅們自己栽種的。風過之後,山百合散著淡淡的清香,浸潤著每一個角落,我深深的呼吸著,我相信滿樹的花開,都源於冰雪中的一粒種子,我更相信,每一只,我想,這遍地的山百合,它們要有多大的耐力,才換來這樣一個美好的春天。

走廊盡頭是幾間僧房,我來到一間僧房門口,心莫名緊張,此刻,我多麽想推開它,其實,我是想知道僧人們的房間,是否如我在書中看到的那樣,一張古琴,一管洞簫掛於墻上,幾卷經書,一碗清茶,從有味喝到無味。正當猶豫之際,門自動開了,一個面色俊朗的比丘站在我面前,默然我心中有個念想,:“如此俊秀的男子,出家為僧實在可惜啊!”片刻,眼前的比丘,雙手合十,面帶笑容,朝我微微的點了點頭,口中念道“阿彌陀佛”。

我一楞,自知自己已盯了別人看了半響,臉一紅,出於禮貌我也雙手十合朝他點了點頭,站到一旁。

他朝大殿的方向走去,情不自禁我跟著他的腳步,微風拂過,院中的山百合散落了一地。回到大殿,見他,跏趺在蒲團上看經書,我輕聲退到一旁,春日的午後,他在看書,而我,在看他,眼前的他無端的給我一種親近感,更多是是一種憂傷!

雨已停息,走出寺廟,聽到背後隱約傳來一句“阿彌陀佛”!駐足,回首看去,心裏說不出的煩雜,這簡單的四個字有太多的含義。

愛 如禪,

你如佛!

這個如童話般的故事,我藏了一生,以為早已忘卻了。我錯了,至始至終我都沒將他忘記,他只是隱藏在我心間的某個角落,在一個特定的時間,它會自動的浮現出來。

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是一個我藏了一生的秘密,一個如美麗山百合般的秘密。

《哦,原來你還在這裏!》

很多年前,我寫過一篇《山百合般的秘密》,曾說過,如童話般藏了我一聲的秘密,今天,我想把它敘寫下去。

離上次南山歸來,已有很多年,生活的忙碌,紅塵的紛擾,讓我忘記曾還有一個地方讓我銘記於心,還有一個人讓我戀戀不舍。

我再次來南山,是今年深秋,大雄寶殿依舊,條案上的收音機依舊傳唱著那些舊曲,空氣中,淡淡的沈香在浮動,恍惚間,我以為一切都沒變,時間沒變,人物沒變,就連蓮花上佛陀的微笑也沒變。

從偏門轉出來到後院的長廊,當年院中的山百合早已沒了身影,眼前只是一片黃到刺眼的小野菊,微風帶動著芬香,讓我神思縹緲。

沈沈的木魚聲,驚醒了我。我重回到大殿,熟悉的身影讓我黯然神傷。

哦,原來,你還在這裏,只是比當年更加睿智了,憂傷的神情早已被柔和給掩蓋。

被柳枝撩動的心湖,已回不到最初的平靜,沒想到我們再次相遇,你依舊在看書,而我,再看你。午後,三點鐘的陽光,撒滿殿堂。是誰,告訴我,午後三點的陽光,極美!夾帶著幽微百合的芳香,最好有徐徐的清風,讓我構成詩句,把它永遠記錄下來。

南國的風,掀起我的衣裾,穿透著我的每一片肌膚。

有些人,有些愛,是生命的隔斷,一生也無法翻越。

我喜歡緣這個字,緣深,緣淺,緣長緣短,每個人的結局都離不開這八個字。

« 敏感紅血絲換季護膚法則,每個敏感肌都該看一看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英國研究人員-人工智能也能查眼病水平“匹敵頂級專家”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死去的蝴蝶都是前世雕零的落花:

« 敏感紅血絲換季護膚法則,每個敏感肌都該看一看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英國研究人員-人工智能也能查眼病水平“匹敵頂級專家” »